首頁 > 新聞 > 實時播報 > 原創新聞 > 正文

日均發件60萬單,兩萬從業者風口“淘金”,直播村北下朱的走紅秘訣是什么?

金華新聞網10月22日消息  記者 章馨予 樓志明

在這里,只要一部手機就可以創業,成千上萬的收入以小時甚至分鐘計算;在這里,大家白天蹬著三輪走街串巷拉貨,晚上戴著勞力士開著阿爾法出門;在這里,做生意虧了錢的老板想著東山再起,平民草根懷揣著逆襲夢想踏上創業之路......

義烏市福田街道北下朱村,被業界譽為“中國微商第一村”、“網紅直播電商村”,流傳著“只要口袋里還有明天吃飯的錢,就有希望在這里生存下去”的豪言壯語,吸引著一批又一批風口上的“淘金人”。記者來到這里,探訪它迅速走紅的秘密。

從微商村到“網紅直播電商村”

初見北下朱,這里看起來就像個與繁華城市格格不入的城邊村。你怎樣也想象不到,就是狹窄街道旁一間間其貌不揚甚至稍顯簡陋的店面,里頭涌動著的是瞬息萬變的巨大商機,每天上演著的是日進斗金的財富故事。

與2.2公里外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發市場“義烏國際商貿城”側重線下實體店批發不同,北下朱所有的供應鏈都是針對線上,尤其是網紅直播、電商微商。

村內如今分布著99幢商住房、1200間店面、1000多個微商品牌,集聚著網紅主播5000人,相關從業者超2萬人。火紅色的統一店招上大同小異地標著“快手”、“抖音”、“直播”、“爆款”等字樣。四層半的商住房是村里的標配,通常樓的最上面半層用來睡覺,往下三層作為倉庫,地下一層專門進行直播。

每天下午,你會看到來往穿梭的調運貨車和行色匆匆的拿貨商人。晚上七點左右,來自五湖四海的主播們,開始在手機屏幕的方寸之中肆意揮灑自己的想象力和創造力,這場盛大的直播帶貨熱潮直到凌晨兩三點才會逐漸褪去。北下朱也因此成為全金華夜間經濟最繁榮的地區之一。

“最早的時候,北下朱還是個年畫專業村,全國90%的年畫都是從我們這出去的。”村黨委書記黃正興回憶,2008年北下朱啟動舊村改造,之后引進工量刃具專業街,以地攤為主。2015年前后,村兩委主動出擊釋放紅利,以減免房租等形式邀請電商創業者來村創業,通過鋪設光纖等設施,形成了打造電商村的良好局面。2017年起,村里每年投入30萬,至今已連續舉辦了3屆微商大會,進一步打響了口碑,擴大了知名度。

隨著短視頻的爆發式增長,2019成為直播電商元年,曾經被視作娛樂休閑工具的短視頻APP搖身一變,解鎖帶貨新模式,逐漸改變了一些產業和經濟形態。一直處在業態風口浪尖的北下朱再次抓緊機遇,在原有產業和資源優勢的基礎上,正式從微商村向網紅直播村轉型。

48小時發貨背后的強大供應鏈

在福田街道振興社區書記劉訓恒看來,北下朱的這場轉型,也是義烏小商品經歷的又一次創業。而這次創業,是在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里興起的。

快手直播平臺上小有名氣的主播閆博,可以說是最早踏足北下朱從事“社交電商”的創業者之一。一次偶然,閆博開始直播帶貨,一個月賣掉35萬件羊毛衫,在當地創業圈引起巨大反響,越來越多懷揣創業夢想的外地人涌入義烏。而今,他的“創業之家”培訓機構已經成功培育出1300多個主播。

去年底,網紅直播電商在北下朱全面爆發。“僅一個下駱宅片區就達到義烏快遞總量的26%,數據潛力巨大。”今年4月11日,原義烏申通副總裁方水耀察覺到北下朱潛在的商機,拿下無印良品的線上總授權,來到這里做起了社群團購服務,“普通電商一天的銷售量,通過嗨團2小時就能搞定。”6月起,方水耀開始向直播轉型。如今,他的團隊有來自快手和淘寶平臺的網紅主播30余人,平均每3分鐘可實現1萬單的銷售量,銷售額達100多萬。

在北下朱,商家可以在產品走紅的第二天就提供出40萬單的供貨量,可以且必須做到48小時發貨。而如果找工廠下單,最快也要15到20天才能拿貨。其中的秘訣就在于,集物流、信息流、資金流于一體的強大供應鏈。

除距義烏國際商貿城僅2.2公里的地理優勢外,北下朱毗鄰江北貨運市場,物流發達極大方便了貨件來往。韻達、申通、圓通、中通等30多個快遞網點駐點北下朱,村里的店鋪即便營業到晚上9點還能發貨,一件代發和9塊9包郵在這里都能實現。

與此同時,第三方技術公司通過AI、大數據等手段挖掘用戶行為數據,預測爆款;主播達人掌握著爆款商品的潮流脈搏,并通過社群的集結形成協同效應;供應鏈商人在產品走紅伊始對接工廠,根據市場溫度快速整合工廠產能,就能將單品的規模效應及成本優勢發揮到極致。

在商業變革前沿搶占行業高地

從線下實體店到線上電商、社交電商,銷售方式迭代更新,新機遇隨時涌現。

方水耀曾這么形容自己:剛來的時候覺得自己“跟不上”,現在覺得自己“配不上”。“這個地方太神奇了!”日均發件量60萬單,其中網紅直播方式占據了帶貨量的一半,但璽愛社交直播新零售供應商余寒冰同時也驚訝地發現,北下朱已經不知不覺孕育出了包括“視售”、“全自動銷售”、“五合一店”等在內的8種社交新零售模式,而這個數字隨時可能被刷新。

因此,在商業變革前沿的北下朱創業,必須要有優于常人的敏銳嗅覺,并且不斷學習掌握新知識,才有可能抓住瞬息萬變的產業觸角。

雖然培育業態的土壤肥沃,可還是缺乏專業的孵化器。對此,村里今年專程引進微谷公司,目前雙方已初步確定合作方案,這意味著中國的新零售新業態孵化中心即將在此孕育。浙工大、浙傳等大學的2000多名學生已經和北下朱對接合作,未來將有更多新零售和創業人才向這里輸送。此外,村里還與杭州九堡和濱江的兩個直播基地對接,為當地網紅的培養提供場地和服務。

在社交新零售爆發式增長的態勢下,北下朱的網紅經濟產業也進入了優勝劣汰的飽和階段。因為土地空間有限,缺乏大型展示中心,停車場等公共服務配套設施跟不上,北下朱的硬件條件很大程度上制約了產業的進一步發展。而如何才能留住人才緩解流失現狀,文化、教育、生活都是急需補齊的軟件短板。

“就眼下情況看,‘放水養魚’是政府能給予的最大支持,但放任不等于放縱。”義烏市福田街道黨工委書記鄭亞明說,目前,北下朱由市場監管介入做好行業準入、信用監管、質量把關、技術創新、行業培訓等工作,由政府出面隨時監測房租控制在合理范圍內。“接下來要考慮的就是爭取出臺人才、就學等組合政策,進一步擴大北下朱影響力,帶動周邊村發展,建立社交電商小鎮,培育出繼義烏小商品市場后的又一個行業高地。”

來源: 作者: 責任編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