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新聞 > 實時播報 > 原創新聞 > 正文

初心故事:200余雙解放鞋見證45年放映路

提示: 如果人生是一部電影,在這部長達四十余年的電影里:一輛三輪車,一臺放映機,還有一位既平凡又讓人感動的老人。這部電影名叫“郭志明”。

金華新聞網10月23日消息 金華日報記者 吳璇 通訊員 王仁嶼

如果人生是一部電影,在這部長達四十余年的電影里:一輛三輪車,一臺放映機,還有一位既平凡又讓人感動的老人。這部電影名叫“郭志明”。

1955年出生的郭志明家住三江街道寺前皇城中村,從20歲開始放第一場電影到現在,連他自己都記不清到底放了多少場。從農村到小區再到市民廣場,45年里,他穿壞了200余雙解放鞋,用壞了數臺放映機,觀眾超過百萬人次。他說:“我這一輩子,就愛干這一件事。”

自己受傷沒事

機器不能摔壞

上世紀70年代,20歲的郭志明成為了一名電影放映員。在那個文化匱乏的年代,看場電影就像過年一樣,當放映員也成了當時許多年輕人夢寐以求的職業。“觀眾真是人山人海,還有人爬到樹上和墻頭上看電影。”說起當年人們看電影的盛況,郭志明興奮地說,每次放電影,十里八村的鄉親都早早趕來占座位,有的搬來板凳,還有些直接坐地上看。

dcec0c4e-d8b1-40c6-8499-eac84bc7f1d6

“剛入行的時候特別苦,經常是扛著機器走10多里地給村民放電影。”郭志明說,當時農村道路相當難走,最怕的就是刮風下雨。70年代的放映方式看著簡單卻很累人。先要在室外最佳位置放張四方桌,然后在四方桌上再放一張小四方桌,機器架在小四方桌上,人要站在大的四方桌上放映。“往往一站就是三四個小時,剛開始站得腿都發麻,后來就慢慢習慣了。如遇到下雨天,自己披塊塑料布,一只手為機器打傘,一只手按著機器。要是刮大風,站在桌子上提心吊膽,說沒危險那是假的。”郭志明說。

放完電影夜已深。肩挑著50多公斤重的放映設備走在鄉村路上的郭志明摔過無數次的跤,手腳和頭上都受過傷。“自己受傷沒事,但機器設備不能摔壞”。

在生活最難的時候,郭志明也沒有放棄過放電影事業。愛人鄭小毛是嶺下朱小學教師。由于愛人要上班,孩子五個月大就斷奶。郭志明白天背著孩子參加聯點村工作,晚上背著孩子放電影,直到孩子五歲才由妻子帶到學校。

用放映機傳播

“中國好聲音”

按照月度放映計劃,星期三、五在金華市民廣場放映,其他時間則在城中村和大型小區。上周五,郭志明和往常一樣騎著三輪車,拉著放映設備來到金華市民廣場。先把幕布固定在廣場兩根柱子中間,然后把為觀眾準備的塑料凳子依次擺放好。接好電源后,手不抖、氣不喘,一把拎起30多公斤重的放映機,安穩地架在三輪車的木箱上。一套流程下來,天黑了,放映時間也到了。當晚放映的影片是《第一書記》和《三代打工》,吸引了許多市民觀看。郭志明說,每個時代都有影響深遠的影片,像《英雄女兒》《高山下的花環》《少林寺》《霍元甲》等充滿正能量、弘揚主旋律的影片深受百姓喜歡。“時至今日,戰爭題材的影片和武打片仍然是百姓最愛看的”。

6895e14d-47da-46c2-817a-d57085eeab64

電影放完是晚上10時左右,收拾好機器設備回家已過晚上11時。第二條早上起來,郭志明都會用干凈的毛巾擦拭保養機器。“放映機是我用來傳播‘中國好聲音’的宣傳武器,也是我的好伙伴,我不能讓它有一點灰塵,天天擦拭它,保養好,既是愛護,也是守護。”

回憶起40余年的放映生活,郭志明坦言自己也經歷過低谷。上世紀80年代后期,隨著電視的普及,電影市場逐漸萎縮,工資越來越少。最困難的時候不少人都勸他改行,他想到熱情的鄉親們對電影的渴求還是堅持下來。

“記得當年金華一起放電影的有100多人,現在就剩下4人還在干這一行,其他人早就轉行另謀發展了。有人轉行后做生意、辦企業已身價過千萬。”郭志明說,如果沒人干這行,會失去一個傳播文化自信和精神文明的陣地,“別小看放電影,電影把許多牌桌上賭博、娛樂場所尋開心的人拉回到正常生活。”

從靠雙腳走、肩膀挑,到用獨輪車推、自行車載,再到用三輪車拉,45年放映路,郭志明走的無怨無悔。現在經常有人問他,如今電視和網絡這么普及,人們文化生活這么豐富,還有人來看這種老式的放映電影嗎?這時候,他總是堅定地說:“隨著物質生活的提高,群眾的精神文化需求會越來越大,電影不會沒人看,還是有很多人喜歡看露天電影。只要群眾需要,我就一定會一直放下去!”

來源:金華日報 作者:吳璇 通訊員 王仁嶼 責任編輯:吳慧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