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新聞時政要聞 > 正文

互聯網這樣改變浙江 來看8個浙江人的精彩“網事”

編者按:水鄉烏鎮,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的帷幕已落。以2019年的烏鎮時刻為新起點,我們已大步邁向世界互聯網的下一個50年。在這個輪廓日漸清晰、能量愈發強大的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中,每個人都有機會突破時空界限,共享全球資源,從而改寫自己的命運,活出別樣的人生。今天,我們特意采擷和展示8個浙江人的精彩“網事”,以作回顧和展望。相信未來浙江兒女的“網事”,也必將轟轟烈烈。

葛微微 網上村莊當紅人

【人物名片】

葛微微,寧海前童人,2010年嫁到下金村,今年6月加入“網上村莊”。

在下金村,大多村民外出經商打工。我嫁到這里雖是第九個年頭,但白天在外工作,對村莊挺陌生的。今年6月,我偶然看到村支書王東海拿著手機,在給村民講解什么軟件。湊上前才知道,全縣300多個村莊搬上網,政務服務也搬上線,網民就是村民。

“看,隔壁老王拍了自己種的花”“有人說,村口的窨井蓋壞了”……村民們指著手機屏幕議論紛紛。我暗自驚訝“網上村莊”能把人與人、人與村的距離拉得那么近,于是當即注冊了賬號。

一開始,我只在下金村“網上村莊”上傳隨手拍的照片,第一張是村道美照,村里人紛紛留言或點贊,你來我往,聊著聊著,大家就熟悉了。認同感在不斷累積,我也開始有了新想法,想為村莊做點事。

我注意到村里很多共享單車隨地停放,亂糟糟的,就把情況拍下來,上傳到“網上村莊”。村干部看到后,馬上研究解決方案。雖然共享單車是企業的,村里無法處理,但村干部回復說,可招聘志愿者管理它們。看到回復,我很激動,覺得自己成了真正的村里人。而在這個平臺上,不管熟悉不熟悉,人人都可參與。

其實,直到現在,不少村里人還是不認識現實中的我,但只要聽到“葛微微”這個網名,都會笑著說:“哎呀,原來是你呀。我們村的網紅!”

幾天前,王書記還表示,想發展我為黨員,鼓勵我多為村子發展出謀劃策。我暗下決心,一定要為村里做更多事!

(記者 陳醉 通訊員 陳云松 周如歆 整理)

張玉泉 數據破案效率高

【人物名片】

張玉泉,湖州市公安局吳興區分局情指聯勤中心民警,使用“最強大腦”破案。

2016年,我從湖州吳興區龍泉派出所調到分局的情指聯勤中心時,就被眼前的“最強大腦”震撼到了。

指揮調度、視頻巡查、信息查詢、防詐反詐……這些我在基層派出所得靠“一張嘴”“兩條腿”完成的工作,在這只要點點鼠標、看看監控、讀讀數據就能完成。我們足不出戶就能捕捉犯罪嫌疑人的蹤影,儼然成為“幕后”英雄。

比如說警情處置,以前,辦案民警通過對講機描述現場,不僅不及時,還會有誤差。現在,全區12個派出所都配有4G執法記錄儀,出警民警用記錄儀將現場畫面實時傳輸到中心,再通過指揮調度,處置警情又快又準。

“最強大腦”最厲害的是,它集萬億條社會數據匯集、警情趨勢、人口信息統計分析等功能于一體。我可將原本厚實的檔案資料,轉化成可實時閱讀的數字信息,并自動存儲和歸類。每天了解分析轄區內的治安案件數量、類型等,是我的工作內容之一。

通過對大數據的匯總分析,一些看似孤立的小案,背后卻能找到彼此的聯系。比如今年3月我們偵破的高額信用卡詐騙案件,就得益于大數據的查證,最后將多個類似詐騙案聯系起來,打處人員從8人升至34人,涉及受害人2000多人,涉案金額400多萬元。

互聯網讓我們的戰斗力倍增。今年以來,吳興區刑事案件發案同比下降22.8%,侵財型案件同比下降11.53%,刑事打處數同比上升61.46%。

(記者 李世超 整理)

張軼婷 “教育大腦”很給力

【人物名片】

張軼婷,杭州市建蘭中學教師,“建蘭大腦”實踐者。

我參加工作已17年。備課、上課、批改作業……教學工作循環反復,缺乏新鮮感。但每位敬業的老師都會努力提升,讓每堂課都不一樣。說說容易,做做難。一個班40多個學生,學習狀況不盡相同,如何讓每個學生都有收獲,是個很大的挑戰。

5年前,我在教學中接觸到互聯網技術,第一次使用極課大數據掃描數據。一個鍵按下去,每道題的得分情況一目了然。但時間一長,我有些不滿足,心想“如果能找到錯題背后的問題,對癥下藥該多好”。想不到,這個愿望很快實現。三年前,學校成立“大腦工作室”,也即“建蘭大腦”。

初創階段挺累的,覺得技術一點都不智能,需對知識進行框架梳理,對題目進行多角度標簽定義。日積月累下,大數據的作用開始顯現。海量的校本作業、校本試卷在“大腦”沉淀,符合學校學情的題庫初見雛形。

如今,“大腦”用數據記錄每個學生的思維成長,診斷并提供個性化的學習需求。我最喜歡聽到“張老師,我得到了黑馬獎章呦”。若他的單科進步明顯,我也會沾到喜氣,得到一枚伯樂獎章。

以前要成為伯樂,不容易,現在只要點點“大腦”,就能給更多孩子提供黑馬跑道。我和同事們的普遍感受是,比起從前,我們更懂班上的每個學生;學生們也更懂自己,更加自信了。

在“大腦”指導下,學校輕負高質的理念更易實現,我的教學理想也愈發清晰。互聯網改變了我,也肯定會通過我改變我的每個學生。

(記者 梁建偉 整理)

施廣軍 直播售賣利果農

【人物名片】

施廣軍,金華市金東區源東鄉山下施村村主任,帶領村民觸網賣水果。

山下施村是遠近聞名的蟠桃專業村,種有1萬多畝桃樹、橘樹。

上世紀90年代初,我高中畢業后,回鄉做起水果販銷生意,短時間內,便打開上海、廣東等地的市場,2001年前后,水果銷售總額已超1500萬元。

隨著大棚種植和網購網銷的快速發展,我們村的早熟桃子品種逐漸失去市場競爭力。有些人干脆把桃樹鋤掉。當時我就在想,引進一個中熟、晚熟的桃子品種,且不易腐爛,適合發快遞,以適應未來互聯網模式的銷售。

2009年,我和我哥在山東威海果樹研究所找到“玉露蟠桃”品種,且試種成功。這個品種已成本地中晚熟蟠桃的主打產品,種有數千畝。之后幾年,我開始探路互聯網銷售,也在淘寶上開店。如今,村里幾百戶果農的桃子等農產品,我通過微信朋友圈、淘寶,就能銷售一大半。

這兩年,“網紅經濟”崛起,通過互聯網的傳播,村里的采摘游也搞得風生水起。今年7月中旬,我還自費舉辦“源東玉露蟠桃線上開賣節”活動,邀請30多名“網紅主播”進村,村里的蟠桃銷售人氣大漲。3周時間,我個人通過線上賣出蟠桃兩萬箱,顧客遍及全國。

互聯網正在改變我們果農的生產方式,倒逼整個供應鏈改造升級。以我自己為例,如今,我自己生產、銷售的蟠桃等農產品,從包裝設計到選果、配送等,都適合在手機上“叫賣”。48歲的我希望能變成一名“網紅主播”,帶領全村果農走出營銷新路子。

(記者 錢關鍵 整理)

林波 婦女巧念創業經

【人物名片】

林波,舟山岱山縣江南村的一名普通漁嫂,帶領身邊的漁嫂姐妹,將當地海鮮銷往各地。

“今天大鰻魚干上市了!還有鯧魚、墨魚、沙鰻、鮸魚……大家可以下單啦!”

天氣晴好,我的一天,便是從對著手機微信群“叫賣”開始的。

我的家鄉在舟山市岱山縣高亭鎮江南村,這是個典型的漁業社區村。村里有很多像我這樣的漁嫂,平時閑散在家。

前些年,岱山縣婦聯主動聯系我們,說縣里為釋放漁嫂的閑置勞動力,實施“高素質漁嫂”成長計劃,要帶著我們去上海、杭州等地培訓。想著能出門見見世面,我便跟著去了。

2018年10月,我利用手頭資源,率先觸網創業,創立“漁嫂·家”品牌:從自家漁船或相熟漁船拿貨,制成海鮮干貨,用手機微信朋友圈銷售,還拉來兩位漁嫂抱團經營。

售賣第一天,我剛把新鮮的玉禿魚干“搬”上網,就被一位當地客戶預訂。我們三個人太興奮了,趕緊跑著把貨寄了出去。

期間,我們一直摸著石頭過河。不知魚鲞怎么剖,就請教老漁民;不知干貨如何保鮮,就向本地商家取經;沒渠道做廣告,就通過微信宣傳……就這樣,500人的手機微信群三四天加滿,運營第一個月銷售額達三四萬元。

今年初,我們租下店面,配備冷凍設備、初加工場地、大曬場,還喊上更多漁嫂共同創業。如今,產品不僅銷往江浙滬,還遠銷河南、新疆、黑龍江等地。

短短一年間,我們這群漁嫂更自信了。我也希望和更多漁嫂一起,乘著互聯網的東風,把舟山海鮮送上更多人的餐桌。

(記者 何伊伲 整理)

楊香香 鄉土美食上抖音

【人物名片】

楊香香,大學畢業后,從龍泉老家來縉云創業,人稱“發糕妹”。

我是龍泉人,1990年出生,2010年在浙江商業職業技術學院讀書時,在大學生創業基地首次接觸淘寶,從此也改變了人生軌跡。

2013年,我來到縉云游玩,覺得這里的農村電商氛圍很濃厚。當時,還發現來縉云仙都旅游的游客,都喜歡帶些當地的美食回去。深入了解當地后,我便萌生出從事農村電商,售賣“縉云美味”的想法。

說干就干。我因此留在縉云,開起網店,還把此前大學時淘寶賣男裝的經驗,也都用在新的網店上。每次淘寶上新,我都十分用心地拍產品、想標題、寫文案,一陣子下來,好評如潮,回頭客很多。

2016年,我在微博和朋友圈分享自己的發糕,沒想到得到很多人的關注。我開始將發糕投放市場,生意越來越好,于是,我大膽地推出新品,比如在糕點中添加粗糧、果蔬、堅果等。后來,我自己成立“甄億香”品牌,辦起發糕廠,還給周圍不少農民提供了就業崗位。

2018年,我又開始嘗試拍攝視頻和網絡直播,抖音號“香香小廚”的第一個視頻就有650萬的播放量,點贊有16.5萬人次,目前已有粉絲8.2萬人,帶動縉云農特產銷售已有上萬單。

每次轉型背后,都要付出努力和心血。但看著包裹每天發往全國各地、粉絲數不斷增加、評論區熱度步步攀升,又多了幾分干勁。

用自己綿薄的力量,緊跟互聯網時代的發展,帶動周邊農民致富,我內心有種莫名的喜悅與自豪呢。

(記者 楊世丹 縣委報道組 劉斌 整理)

吳洪梅 觸網人生倍精彩

【人物名片】

吳洪梅,在平湖從事電商行業,5G直播售賣羽絨服。

我來自重慶,能與浙江平湖結緣,一是因為這里發達的服裝行業,二是因為日新月異的互聯網。

2009年中專畢業后,我加入“北漂”行列,但過得并不如意。工作間隙,我聽人說起,江浙滬地區電子商務發達,創新創業的機會比比皆是。于是,2010年底,我入職上海一家電子商務公司,從事客服工作。兩年的客服時光,讓我看到了網絡帶來的無限商機。當時,我還發現,相比薄款衣服,羽絨服的利潤要高出20%左右,且店里的爆款羽絨服都來自平湖。

業內有句話,全球百件衣,平湖有其一。于是,2016年,我毅然來到“中國服裝制造之都”平湖,并在服裝城里經營了一個30平方米的檔口。因為處在羽絨服的主產地,貨源充足,且資金周轉壓力小,我的網店迅速發展了起來。

這兩年,在線直播越來越火。我嘗試從“幕后”轉向“臺前”,當起一名網絡主播,為自己銷售的產品代言。每天,從早上8時多上鏡,得忙到晚上10時以后,最多一天可賣出2000多件,去年的銷售額超過800萬元。

如今,5G時代已來。今年9月,我和朋友合伙開設了一個羽絨服5G淘寶直播機構,希望未來通過5G網絡更流暢、清晰、穩定的畫面,讓直播感受更好,事業做得更大。

互聯網改變了我的命運。曾經那個怯懦膽小的農村姑娘,如今能同時面對上千人侃侃而談。互聯網不僅帶我走出經濟的困窘,也為我開辟了廣闊的發展天地。

(記者 肖未 通訊員 陸浩強 整理)

錢曉 5G診療便利多

【人物名片】

錢曉(化名),諸暨市中心醫院醫共體姚江分院住院患者,享受5G診療服務。

退休后,本該享受天倫之樂的我,因反復咳嗽兩年多,生活深受影響。我到諸暨市人民醫院做CT,并被醫生診斷為肺炎,需要做抗炎治療。

我家住在姚江鎮,開車到人民醫院需大半個小時。但若住院,我和家人都會很不方便。醫生建議我可以就近住院接受治療。轉到諸暨市姚江鎮中心衛生院后,全科醫生蔣醫師也給出同樣的抗炎治療方案。

兩年多來,病情反復讓我的情緒變得很差,我也經常會問醫生“我的病什么時候會好”,蔣醫師也總是不厭其煩地把治療方案和注意事項一遍遍地告訴我,讓我有信心來應對疾病。

正當我的思緒有些低落時,蔣醫師推著一臺名叫“5G移動查房推車”的家伙進來了。它有左右兩個顯示屏,顯示屏前方有個音響,上方還有一個高清攝像頭,我在右邊顯示屏中看見了躺在床上掛著鹽水的自己,怪不好意思的。

顯示屏中圍坐著幾位醫生,蔣醫師告訴我,他們是諸暨市中心醫院的專家,這臺機器使用5G網絡,兩邊醫生可實時對話,專家可通過屏幕了解到我的情況,為我診斷。這讓我覺得很新奇,我還是第一次接受5G診療。

聽到屏幕里專家說要跟我對話,我立刻來了精神。專家告訴我,現在蔣醫師給出的治療方案很準確,我的病情也正在好轉,要我注意心情調節,安心接受治療。

5G,跨越空間,把專家帶到病房,帶到病人身邊。它讓醫療更便捷、更安全,也讓患者更安心。

(記者 干婧 鄭培庚 整理)

來源: 作者: 責任編輯:黃雪芬